白杉

“Chanel,不来一根吗?”
----银色的指甲被黑色的烟盒衬托的亮晶晶的,她的视线向上追溯,就能看见大红色的嘴唇里吹着粉红色的口香糖,夸张到过分的眼线,挑染的棕黑色大波浪卷,明明是常见的搭配却一点也不显得庸俗。
点头算是应允,随手接过以及一声感谢,别过不太对劲的视线,烟草的味道里还有她身上的薄荷清香。
太宰笑了笑,盯着对方因为烟雾而氤氲的侧脸,
“放了些小佐料。”
她看见对方猛烈地捂着嘴咳嗽了起来。
“当然是骗你的。”鸢红色的眼眸中是星星点点的笑意。
……
“为什么化妆?”最终还是她开口,烟灭了,她又抽了一根。
“什么?”太宰的声音有些不清晰,她正在费力地从牛奶瓶子里舔掉最后一滴。好像猫咪啊,陀思想。
“我是说,你这一身装扮。”
“蛞蝓的庆功会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”漫不经心地回复。
“是这样。”
“是这样。”

“那么是谁为你画的妆呢?”她抬眼又望去,对方正在慵懒地斜躺在沙发上,用勺子无意义地捣面前的蟹肉罐头。
“织田作。”
……
果然如此…吗?
她又看向对方眼角夸张的眼线,和已经被牛奶覆盖着的大红色唇彩。
“喂太宰。”
“什么?”
“你的妆花了。”